【军民一家亲 共创双拥城】通讯兵的朝鲜岁月—

  6月15日上午,记者来到离石区田家会街道办高崖湾村冯其昌家里,采访了冯其昌老人。老人现年83岁,虽然早已步入晚年生活,但他对生活的热爱和激情丝毫不减,就是这样一位看似晚年静好、温和从容的老人,年轻时却经历了许多惊心动魄的故事。

  冯其昌家的小院里种植着一片新鲜的时令蔬菜,走进屋里,老两口正谈天说笑。冯其昌告诉记者,他家中有弟兄三个孩子,他是老二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冯其昌听说当地有关于征兵的宣传大会,抱着看热闹的心理去了。大会结束后,征兵办的工作人员走到他跟前问:“想去当兵不?”冯其昌毫不犹豫地说:“想。”

  1949年,仅13岁的冯其昌参军入伍,跟随贺龙部队到了陕北一带当兵打土匪,由于年龄太小,又回到了家里。直到1952年,冯其昌成为了一名抗美援朝志愿军的一员。来到朝鲜的那一年,由于朝鲜战争形势有所缓和,冯其昌被分配为当时的通讯兵。当时入伍的他被编到志300部队当班长。

  冯其昌回忆到当时踏上征途的一刻,仍然激情满满,但神情中透露着坚定:“当时我们号召起的士兵们迅速到了陕西宝鸡,后来到了东北安东,整天都是小米和高粱米,好在大家要抗美援朝心劲很足,慢慢也就习惯了。到了东北才知道我们祖国有这么大,有那么多的矿山和工厂,工人们劳动热情都很高,数不清的烟囱都在冒烟,我心里更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兴和愉快。

  然后连夜坐火车赶往辽宁省丹东市。第二天一大早,我们随部队坐火车直达朝鲜,火车在到达朝鲜后,停在了一座山洞里。下火车后距离朝鲜百姓们的村庄还有一段距离,士兵们就徒步行走。到达部队后的冯其昌,工作任务是跟随营长到前线检查防空装备的安置情况,查看防空炮安置的位置是否准确、安置地点是否隐蔽等。在通讯兵的那会,我们一个人能扛十几根杆子,干着无线电连等一切通讯事务,架线的时都是靠腿走它个五公里。

  那时的冯其昌被任命为志300部队的班长,到了朝鲜,走了一晚上,就没有看一座完整的房子,也没见着一个人。房子都被美国飞机炸了,人都住都了洞里去了。我们部队只能晚上行军,白天就钻防空洞,脚走肿了,还得四处去挖野菜,然后加上盐把野菜煮熟了就着炒面或高梁米下饭。在一个极为寒冷的夜晚,他带领两位士兵轮流站岗值班。因为冯其昌和其中一位新兵值后半夜,两人就先去附近居住的朝鲜人民家稍作休息。当时中朝两国人民的关系很密切,朝鲜人民对待中国志愿军很热情,朝鲜的大米是软的不好吃,那会志愿军把自己带去的东北大米换给朝鲜人民吃。

  据了解,抗美援朝战争第二阶段从1951年6月11日~1953年7月27日,这个阶段,中朝人民军队执行“持久作战、积极防御”的战略方针,以阵地战为主要作战形式,进行持久的积极防御作战。1951年7月10日,战争双方开始举行朝鲜停战谈判。

  冯其昌回忆道:“虽然停战协议已经签订,但停战是表面的,实际上还是在边打边谈,采取迂回战术,那会的美帝国主义太疯狂,美国战争设备高级,敌机轰炸的遍地都是残渣,我们都住在山沟里,白天的时候在平壤修地道,晚上的时候还要预防敌军袭击。”那会美国飞机把桥炸断了,朝鲜北部洪水泛滥把路也冲垮了不少,部队闹起了粮荒,半个月的粮要对付着吃一个月。我们去找老乡商量给牲口找些草,好把牲口吃的高梁米调出来紧着人吃——这“人”不仅是我们当兵的,还包括朝鲜的老百姓。为了给老百姓省出口粮,我们当时每天只开两顿饭,一顿干一顿稀,省出一顿粮给朝鲜老百姓。就这样,我们还天天要搞打野战军事大演习。

  1957年,我是最后一次被复员回家的,回来之后到了太原,在太原化工厂干了18年工人,那会的生活线块钱,还要养活七八口人。“现在的社会比我们那会幸福多了,我们很享受现在的生活,子女们也很孝顺,我们老两口很幸福啊。”冯其昌说,最开心的事情就是两人相互陪伴度过晚年。(王燕华)